綠能創新 他山之石 2017-09-30
 

淺談德國、日本最新能源法規

蔡濟安

2016年,對全球的再生能源發展而言,是個特別的一年。在再生能源發展上獨領風騷的德國,修正了「再生能源法」,導入了市場競爭的機制,多項類別的再生能源將適用於競標制,而非原本的躉購制。同樣地日本也在該年修正了「可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案」,以競標制抑制太陽光電的快速膨脹,其餘類別再生能源則採用新的躉購制度。我國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在即,德國與日本的經驗,或許可供我國修法參考。

 

2016年,對全球的再生能源發展而言,是個特別的一年。在再生能源發展上獨領風騷的德國,修正了「再生能源法」,導入了市場競爭的機制,多項類別的再生能源將適用於競標制,而非原本的躉購制。同樣地日本也在該年修正了「可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案」,以競標制抑制太陽光電的快速膨脹,其餘類別再生能源則採用新的躉購制度。我國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在即,德國與日本的經驗,或許可供我國修法參考。

 

 

德國是國際再生能源發展的先驅,早在2000年,便已實施「再生能源法」,以保證價格收購綠電,即所謂「電能躉購制度(Feed-in Tariff, FIT)」,帶動了國內再生能源的蓬勃發展,至2016年,已有1/3的發電量是由再生能源裝置提供。然而德國電網鋪設的速度開始趕不上再生能源裝置的速度,該是給再生能源發展踩剎車的時候了,加上技術進步、成本降低,德國政府對再生能源產業的態度,得以從獎勵扶持轉成鼓勵競爭。

 

 

德國再生能源法2017年新版本(EEG 2017),除了要求再生能源裝置須與電網擴建同步,更要求風能、太陽能、生質能等發電設備,超過一定裝置容量者,都必須參與「競標」,得標者使得裝設。競標制度的好處在於發電成本的有效控制,有助於舒緩德國居高不下的電價。

 

 

附表說明:德國各類再生能源的目標與規範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知識庫)

 

 

日本的再生能源修法同樣是競標制取代FIT制度。日本的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始於2012年,比台灣還稍晚,但因為太陽能光電的躉購金額過高(2012年為40日圓/度,約台幣12元/度),太陽能光電裝置容量急速成長,甚至有許多取得認定卻遲不建置的「空頭案件」。許多業者打算等設備成本降低之後才開始施工,卻享受先前訂定的優惠收購電價,不僅阻礙後續案件的申請,也增加了日本國民的負擔。

 

 

由於日本原先的法規過於偏向太陽能發展並容易產生空頭案件,因此2016年的修法方向,便是增加認定資格得取消的相關規定,一定規模以上之非住宅太陽能光電裝置須參與競標;住宅用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其躉購電價依照「降價時間表」;至於地熱、水力、生質能發電,則採用「複數年價格(階段性降價)」。所有電源都設定價格目標,透過競標,消費者可以減輕壓力,而新的躉購制度,可以提高業者對於預期收益的確定性。

 

 

附表說明:日本各類再生能源的目標與規範  (資料來源:工研院綠能所)   

 

 

德國、日本的再生能源發展,與我國情況差異甚大,因此其修法方向與相關措施,不見得能適用於我國,但無論如何,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仍可作為政府修訂法規、制定政策的參考與依據。

 

 

 

綠能創新 他山之石 綠能 風力發電 太陽能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