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低薪化 原因與破解之道

台灣低薪的主因真的是出在薪資與企業獲利利潤比例倒退嚕,此文發表於2013年,但現在狀況應該是更壞沒有變好,因為企業獲利增加,但薪資仍然停滯,政府真的必須正視企業需加薪問題

近年來,台灣社會批評勞工薪資低薪化不絕於耳。月薪不到3萬元的受僱者,高達 42%。1996年台灣受雇者平均薪資(含非經常性)3.66萬,2011年4.57萬,成長24%,經物價調整,幾乎零成長。對3百多萬受僱者來說,有些人有機會向上流動,但多數人恐怕只能尋求小確幸。

對此,政府鐵口直斷:勞工附加價值不高。政務委員管中閔聲稱,基本工資是否加滷蛋,讓他陷入天人交戰。經濟部長施顏祥答詢新人起薪40K時表示,如果大家都從事比較高值化的工作,才有可能。馬總統在國慶時指出,要突破薪資停滯,產業要走向更高附加價值。最近又說:「薪資不能加,是因為廠商覺得錢賺的不夠。」桃園縣產業總工會顧問盧其宏批評這是「勞動渣滓學說」。筆者也參一腳,這是「剩餘價值學說」,勞工只配揀拾剩餘。

勞工低薪的原因是什麼?是勞工附加價值不高?或是被資方剝削,未合理分享利潤?或是勞方之間的薪資分配不均?筆者提出個人的見解。

1. 勞工低薪在於政治,跟附加價值不一定相關:

台灣智庫吳啟禎指出,10年前南韓製造業工人實質月薪與台灣相當,10年後南韓為台灣的2倍。同期間,台灣、南韓的實質經濟成長率與製造業附加價值率的差距微不足道。因此,就韓國的例子,薪資跟附加價值無關。當然,韓國大集團薪資高,其它公司還是低薪。韓國物價水準比台灣高40%。

前一銀董事長黃天麟指出,台灣1999年海外生產比重為12.2%,之後政府失策,廠商快速外移中國,2011年升至50.5%。製造業快速空洞化,接替的服務業基本薪更低,升級緩慢,雇主自然具有主導薪資優勢。

2.過去15年來,企業分享利潤的趨勢沒有顯著變化:

筆者不採用受雇者佔GDP比例評估趨勢,因為它會受到其他構成GDP項目變動的影響。

筆者也不採用單位勞動力成本及生產力的變化,解釋薪資水準是否合理。台灣過去15年來單位勞動力成本跌幅將近一半,但2011年工業部門的勞動生產力比2000年增加72%。有人依此聲稱,是台灣勞工薪資偏低,不是公務人員偏高,藉以反對公教薪資福利改革。這種分析忽略一二十年來台灣產業結構的明顯變化。所謂單位勞動力的「單位」已不適合做時間序列比較。

同時,生產力是由所有(總)生產要素貢獻,勞動力只是其一。實務上,生產力的增加除由勞動力貢獻外,多由資本支出、技術變革、自動化設備、產業結構變化、國際分工或內部價格移轉造成的,因此這種分析並不客觀。

筆者採用台灣受雇者薪資總額與企業利潤總額的相對比例,以評估企業分享利潤給受雇者的趨勢。該比例由1995年的1.60,一路降到2010年的1.26(如下表),台灣受雇者薪資分配似乎越來越低。惟依中華徵信所統計,台灣企業從1996年起逐漸在海外生產,目前在中國雇用1443萬人,每年支付1.59兆台幣薪資。考量這個因素,2010年相對比例調整後為1.58,與1996年相較,變化極微。不過,做為比較基礎的1996年,當年薪資是否合理,還需進一步研究。

3. 勞方之間的薪資分配相當不平均:

觀察台灣上市櫃公司年報,高階主管薪資比基層高30倍相當常見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曾說,高管薪資比一般員工高20倍,企業經營長期會出問題。專欄作家安德森今年曾在紐約時報專欄寫到:自由未必越多越好(The Downside of Liberty)。他說道,美國總統傑佛遜在獨立宣言第二行標榜的人權,就是個人主義。傑佛遜在獨立宣言簽署38年後宣稱:利己並非道德的一部分,它是美德的唯一大敵。從60年代起,個人主義擴展成為自私利己,到最近金融危機才稍收斂。
 
因此,高管的利己主義造成薪資分配不均,是台灣基層薪資偏低的主因之一。台灣上市公司的高管經常是大股東,他們給自己高薪,並循私安排家人親戚當高管領高薪。裙帶關係算進來,薪資分配更加不均。為了對所有股東交代,壓低基層薪資,讓他們領剩餘價值是最簡便的方法。
 
針對台灣勞工低薪化的現象,筆者提出突破之道:
 
1. 政府不能持鴕鳥心態:馬總統的「薪資不能加,是因為廠商覺得錢賺的不夠」是鴕鳥心態。筆者要問老闆們:姑不論公司強弱,看看2010年的企業利潤,就算42%月薪不到3萬元的台灣勞工每月都加薪1萬元,增加的成本佔企業利潤比例不到10%,你們會陷入天人交戰嗎?薪資與企業利潤不是零和遊戲,水幫魚,魚幫水會發生,屆時你們也與有榮焉。
 
2. 深化公司薪酬委員會的效能,表揚優良企業,揭發血汗公司:公司的薪酬委員會已施行一段時日,可曾遏阻肥貓群聚?可曾發揮興利功能,保護基層薪資?筆者建議,公司年報必需增加揭露:高薪者薪資獎金佔總薪獎及公司利潤的比例,非主管職員工佔的比例,以及非主管職員工每人平均年薪。依年度,把上開資訊公佈於網站。照顧基層表現良好的企業,政府比照辦金馬獎的規格表揚,讓老板們見賢思齊。表現不佳的揭露於網站,給他們改善壓力。
 
3. 政府要勇於啟動租稅重分配功能,讓低薪者有更多的公共資源,提高個人的就業競爭力:根據台灣2010年綜所稅申報資料,前20%家戶所得佔整體59%,竟比美國個人收入前20%的佔比50%還高。然而,台灣賦稅佔GDP比為12%,只有OECD工業國家的一半,非加稅不可的美國聯邦稅也有18%。現行遺產稅率讓財富繼承變得更加簡單,在低薪環境更顯刺眼。這不叫小政府,是偏富人的海盜式經濟(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曼之語)。政府將低薪全推給附加價值,既不道德,也不負責。這一點,筆者給予嚴厲的譴責。
 
4 以促進產業創新為首要任務:大企業有資源,有能力創新。中小企業雇用70%的勞動人口,但長期不被重視,只能自生自滅。殊不知,中小企業若有官方資助的免費諮詢單位,提供產品定位與策略服務,配合台灣學界的技術能量,有系統尋找,要找到眾多高利潤的利基市場並不困難。日本深諳此道,他們有很多利基產品全球市佔9成,但市場規模不大,大廠沒興趣爭奪。利基市場很適於台灣眾多的中小企業。
 
另外,產學合作績效不彰、學界重視論文發表的僵化升級制度、風險投資日益虛弱、取得貸款的無形資產屈指可數,都是要突破的課題。 蘋果MAC要回美國本土生產了,台灣現今仍忙著吹噓ECFA,或忙著規畫引進外勞,提供優惠的自由經濟示範區。這樣要提高附加價值,帶動薪資成長,只是狗吠火車。,不少企業甚至高出100至200倍。30倍是什麼意思?低薪者工作一輩子,只配高薪者一年收入。一年是何等匆匆!實在令人心酸!

 

金融改革 推薦好文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