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2017-07-06
 

民粹主義興起的經濟學根源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文/馬丁•沃爾夫(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文化變遷和工人階級經濟地位下降加劇了人們的不滿。金融危機則為民粹主義者的人氣飆升打開了大門。

 

為什麼西方社會對民粹主義思想的興趣日益濃厚?這是暫時現象嗎?英國退歐和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法國老牌政黨的支持率暴跌,意大利「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崛起,更不用說中歐和東歐威權民粹主義升溫了,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這些是重要的問題。

 

 

首先,什麼是民粹主義者?民粹主義的永恆特點在於它把世界上所有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高尚的人,一種是腐敗的精英階層和帶來威脅的外來者。民粹主義者不信任制度,特別是那些制約「人民意願」的機構,比如法院、獨立媒體、官僚機構、財政或貨幣政策規則。民粹主義者不接受有資歷的專家。他們還對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持懷疑態度。

 

 

右翼民粹主義者認為,某些種族是「人民」,而外國人是敵人。他們是經濟民族主義者,並支持傳統的社會價值觀。他們往往信任魅力型領袖。左翼民粹主義者把工人視為「人民」,而把富人視為敵人。他們還相信國家對財產的所有權。

 

 

為什麼這些思想體系變得更有市場了?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教授羅納德•英格爾哈特(Ronald Inglehart)和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皮帕•諾里斯(Pippa Norris)認為,年紀較大和受教育水平較低的白人男性對文化變遷(比如移民)作出的反應,比經濟不確定性更好地解釋了民粹主義崛起。

 

 

這是真相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的真相。經濟現象和文化現象是相互關聯的。這項研究認為移民是一種文化變遷。不過,移民也可以被合理地視為一種經濟現象。更重要的是,該研究並沒有關注近年發生了什麼變化。答案是金融危機和隨後的經濟衝擊。這些衝擊不僅造成了巨大代價,還損害了人們對金融和政策制定精英的信心,以及這些精英的合法性。「皇帝們」的新衣被證實並不存在。

 

 

 

 

我認為,這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及英國人選擇退歐的原因。文化變遷和工人階級經濟地位下降加劇了人們的不滿。但金融危機為民粹主義者人氣激增打開了大門。

 

 

為了評估這一點,我整理了七國集團(G7)主要經濟體外加西班牙的較長期經濟變化指標和後危機時代指標。較長期指標包括製造業就業流失、供應鏈全球化、移民、不平等、失業和勞動參與率。反映後危機時代動向的指標包括失業、財政緊縮、人均實際收入和私營部門信貸(見圖表)。

 

 

長期來看,這些經濟體中受到最大負面影響的四個國家(依次)是意大利、西班牙、英國和美國。後危機時代受到最大負面影響的國家是西班牙、美國、意大利和英國。德國是受危機影響最小的國家,加拿大和日本與德國接近。

 

 

並不令人意外的是,加拿大、德國和日本基本上對後危機時代民粹主義升溫免疫,而美國、英國、意大利和西班牙受民粹主義影響較大,儘管後兩個國家相對成功地遏制住了民粹主義。

 

 

 

 

這樣一來,民粹主義崛起就可以理解了。但它也是危險的,甚至對其支持者往往也是如此。正如歐洲經濟顧問組織(European Economic Advisory Group)最近一份報告提到的那樣,民粹主義可能導致極其不負責任的政策。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在委內瑞拉留下的爛攤子是一個令人警醒的案例。最糟糕的是,民粹主義可能摧毀獨立機構、破壞國內和平、助長排外主義並導致獨裁。穩定的民主體制與認為某些公民是「人民公敵」的觀念是不相容的。我們必須意識到引起民粹主義的憤怒,並且應對根本層面的問題。但是,民粹主義是良政和民主體制的敵人。

 

 

我們可以告訴自己一個令人慰藉的關於未來的故事。很多西方民主大國經歷的政治動蕩在一定程度上是金融危機的又一個後遺症。隨着經濟復蘇、衝擊減弱,金融危機引發的憤怒和失望可能也會消退。隨着時間推移,對民主體制正常運轉不可或缺的機構(例如立法機關、官僚機構、法院、媒體、甚至政客)可能重獲信任。銀行家甚至可能會發現自己頗受歡迎。

 

 

不過,這種樂觀遇到了兩大障礙。第一個障礙是過去政治愚蠢之舉的結果仍未充分顯現。英國脫離歐盟仍然處於進程中,結果難料。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也是一樣。美國放棄領導地位是一起潛在毀滅性的事件。

 

 

 

 

第二個障礙是,文化和經濟脆弱性的一些長期源頭仍然存在,包括高度不平等和美國的壯年工作者勞動參與率較低。同樣的,需要保持較高移民水平的壓力繼續存在,尤其是老齡化帶來的財政壓力也可能增加。出於上述所有原因,民粹主義憤怒很可能繼續存在。

 

 

 

 

如若如此,那些希望對抗民粹主義浪潮的人,不得不對抗其簡單化和謊言,就像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法國所做的那樣。正如他明白的,他們還必須直接應對民粹主義背後的憂慮。文化焦慮相對不受政策的影響(除了移民政策)。但經濟焦慮是可以、也必須應對的問題。當然,政客們也可能做恰恰相反的事情。這就是美國目前發生的情況。那不會終結民粹主義升溫,只會助長它。當然,這無疑正是某些人的意圖。

 

 

資料及圖片來源:民粹主義興起的經濟學根源(金融時報中文網)
 

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美國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